🔥www.330888.com_腾讯大浙网

2019-08-19 03:30:27

发布时间-|:2019-08-19 03:30:27

  歌唱惠州风物,欲竟东坡之志  张萱《惠州西湖歌》“唱”了什么?何以获得后世高度的评价?  惠州市岭东文史研究所所长吴定球认为,西湖棹歌虽然是文人拟作,大体而言,调式近乎竹枝,词语不避俚俗,颇具地方民歌的风味。黄昏时分,天黑得犹如午夜。由于张萱才学出众,得到了时任广东副使赵志皋的赏识,推荐他为诸生都讲。在前几年,他潜心创作“西湖棹歌”系列,文图并茂,把古今名家咏西湖的棹歌演绎成国画56幅,收录在其著作《惠州西湖画境》中,让诗和画融合在一起,颇受好评。空将藤菜敌莼羹,江月才留二百字。  诚然,西湖棹歌传唱数百年,记载着本土人文密码,为重现棹歌渔唱于西湖,不少人循着张萱的《惠州西湖歌》,自觉或不自觉地当起“补西园人”。例如惠州西湖源于三溪,活水常注,正所谓“溪水东流不贮泥”,湖水终年新鲜洁净,沿湖居民皆汲取饮用,晚清惠州诗人江逢辰有棹歌唱道:“芙蓉花开云锦铺,凝妝明镜无时无。  诚然,西湖棹歌传唱数百年,记载着本土人文密码,为重现棹歌渔唱于西湖,不少人循着张萱的《惠州西湖歌》,自觉或不自觉地当起“补西园人”。西湖周边的村民近取湖利,亦渔亦农,朝耕暮渔。从明代张萱,到民国黄佐,惠州西湖棹歌在文人骚客的口中吟唱不断,显示其强大韧性与生命力,也唱出了惠州的风情万种。

“许多人都寻找太子,为什么要找他啊,他到底在哪儿呐?”哈狐怪声怪气,自言自语地嘟哝。[转载]明代大儒(、博罗人)张萱与(惠州)西湖棹歌(船歌)  □侯县军  2019年6月12日惠州日报数字版A10版文化    黄澄钦画作表现张萱《惠州西湖歌》内容。这就是我说《黔西北文学史》的综合民族特色体现。一首首西湖棹歌,用方言独唱或对唱,容地名、人物、出产、典故于一体,保留了许多民俗、风景,成为惠州最具地方特色的文化遗产之一。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当年的南平和香州是今天的哪两个地方呢?史学界尚无定论。”少女的清纯秀美与湖水的洁净明澈交相辉映,诗人描绘的是一幅亮丽的西湖明镜图。《惠州文化教育源流》一书认为,张萱的《惠州西湖歌》说明,明代惠州知识精英对于惠州西湖的建设和利用,已经有了理性的认识和勇敢的承担。这个综合民族特色,又是一种地域特色的反映:黔西北是一个多民族地区,民族大片杂居,各民族的生产、生活、风俗习惯,相互影响,相互学习,相互渗透,这就是“黔西北文学历史发展的背景和创作主体现实,在文学发展线索上真实展现了费孝通先生所谓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民族文学构成特性(陈跃红语)”。“军爷请坐。

空将藤菜敌莼羹,江月才留二百字。

联想起该主题诗句,应是变通应用唐代大诗人白居易诗作《长恨歌》诗句“杨家有女初长成”而来;……。

”  此外,在长期的劳动和生活,惠州人也产生歌谣。

我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文学史也出版了许多,其中,别具民族特色的也不少,但多是独具这56个民族中的某一个民族之特色,当然也很不错,但最多的还是汉文学史,好像文学只有汉族独据有似的。

张萱之后,特别是在清代,出现大量文人写作西湖棹歌的文化现象,如屈大均、宋湘、丘逢甲、江逢辰等名士,不断以棹歌的形式吟咏惠州西湖,成就一道靓丽风景线。

〔注2〕注1.本句是指中华著名优秀传统文艺和思想道德品行教育作品《三字经》、《弟子规》、《女儿经》。

世间清福人最难,清福无过湖与山。

”倾城、倾国一起从座位上起来,向宋清作揖。

  《惠州西湖歌》这样写道,“九州之内三西湖,真山真水真画图。东坡东坡真可悲,磨蝎辰逢绍圣时。

有云国国王有云侯坐在希仲面前,慷慨激昂,侃侃而谈:“太子义均仁慈宽厚,这在中华朝野乃至各诸侯国人所共知,群臣敬仰。  张萱,字孟奇,别号西园,博罗县城人,生于明嘉靖三十七年(1558),其父亲张政熙,进士及第,为官正直。

[转载]明代大儒(、博罗人)张萱与(惠州)西湖棹歌(船歌)  □侯县军  2019年6月12日惠州日报数字版A10版文化    黄澄钦画作表现张萱《惠州西湖歌》内容。

  诚然,西湖棹歌传唱数百年,记载着本土人文密码,为重现棹歌渔唱于西湖,不少人循着张萱的《惠州西湖歌》,自觉或不自觉地当起“补西园人”。

“许多人都寻找太子,为什么要找他啊,他到底在哪儿呐?”哈狐怪声怪气,自言自语地嘟哝。